好像,是哦。

向闲鱼记得,神话传说中的宙斯确实性格恶劣。

好像有个故事说的就是,别人不请他吃饭,就要惩罚那人,这什么吉尔道理?人家不请你就是有罪?

虽然神话真实性有偏差,但那些传说数量太多,八成有些发生过。

要是有个陌生人突然要向闲鱼请他吃饭,向闲鱼绝对请他吃砂锅大的拳头。

你谁啊?劳资干嘛要请你吃饭!

向闲鱼甩着脑袋将乱七八糟的思绪清空,既然神力已经恢复,那么该去神界了。

将地图丢给科莉布索,对方很快确定位置。

“奥林匹斯山,位于希腊爱琴海塞尔迈湾北岸,我们要先去这里。”说到这,科莉布索停顿一下,才继续说:“如果你想攻打神界,那就凭我们两个绝对不够。当初存活的神王至少还有八位,我们起码得有七个神王级别的帮手。”

“七位?没有。”己方实际战力也就四个,伊卡尔斯和汉扎基兰战力太低,向闲鱼低声说道:“该死!早知道先去搜刮亚波人的遗产了,他那可是能制造超兽。”

超兽属于中端战力,但有些个体破坏力却却很强,比如导弹超兽——贝劳克恩,独角超兽——巴克西姆等,肉身方面也是非常的强大。

除此之外他还很看好忍者超兽——加玛斯,有着分身,隐身,二次元化的能力。

午后私房诱惑

简直是情报方面的不二之选,要是这家伙在,就可以派去探查神界的情报,好提前制合适的作战计划。

“员集合啦!目标奥林匹斯山!这次要怼传说中的神!”这条消息传出去,几秒后在外面玩嗨的家伙们纷纷有了回应。

西格拉斯:“好麻烦啊……”

贝蒙斯坦:“哪个神系的?”

克拉勃王:“神不过尔尔,吾终将君临神之上!”

伊卡尔斯:“我可以给他们表演打篮球吗?(滑稽)”

巴拉巴:“无聊,没意思……”你就在边上,插什么嘴!

其他怪兽不敢相信巴拉巴居然说这话,神界可是会有超靓的神女耶,这货居然不激动,脑子坏了吗?

“尼玛!为什么偏偏是希腊神系!一群乱搞关系的辣鸡!呸呸呸!真是恶心!”巴拉巴郁闷地跺着脚。

“噢~”x4

这下明白了,不是巴拉巴性格变了,不过……确实很恶心啊。

根据神话传说,希腊神系简直就是……跟恶魔没两样,凭**行事,尤其是神王宙斯,逮着什么都能上。

分身们虽然性格大不相同,但也继承本体的某些意志,比如,本体不鄙视那些包小三小四小五小六的,也不讨厌开后宫的,但对于强x犯却极度厌恶。

人家自愿的,那没什么好说的,自己的选择自己负责,怪不得别人,强迫那就完不同了。

这方面本体和分身意志统一,宙斯不是啥好玩意,希腊神系也不是好东西,应该人道毁灭。

怎么就没随身携带几枚核弹或者氢弹呢,下次绝对要带上,以便往后“讲道理”的时候用。

伊卡尔斯这家伙已经开始动歪脑筋了,自身武力不够,就拿武器来凑。

以后谁敢反对,直接种个几十几百颗蘑菇弹,我要让世界核平!

要是有中子弹就更好了,可惜这玩意现在地球上搞不到,不然非得偷……拿几颗,保护弱小,可怜,无助的自己。

在闲聊时,他们也停下自己的旅程,纷纷转向前往希腊,本体的意志就是他们的前进目标,哪怕敌人是神。

向闲鱼这边有着巴拉巴当飞机人,最快到达目的地。

希腊,爱琴海。

在向闲鱼到后没多久,便是飞行速度最快的贝蒙斯坦赶到。

“啾~”

贝蒙斯坦鸣叫一声,准确砸落在来不及躲避的巴拉巴身上。

“卧槽!你特么想打架是吧!”

巴拉巴气急败坏地顶起身上的贝蒙斯坦,可怎么都甩不开。

“哈哈哈哈~沙雕你有本事把我弄下来啊!”

贝蒙斯坦乐的直笑,他用腹部的五角形嘴吸住了巴拉巴的背,怎么可能甩的下来。

“不下来?”巴拉巴冷笑几声,右手的刺锤的锁链射出,将两者紧紧捆扎在一起。

贝蒙斯坦这下慌了,使劲挣扎起来。

“你要干什么!非礼啊!本体救我!”

向闲鱼闻言抬手捂住脸,实在不好意思看这两个沙雕了,你们就不能像我这样成熟点,严肃点吗?

“见识过种萝卜吗?”

贝蒙斯坦挣扎的更厉害了,什么鬼的种萝卜,这分明是想种我!

巴拉巴飞上几千米高空,身体倒转脑袋朝下,开始自由落体同时旋转身体。

“不来了!我投降啊!”

“晚了!今天我就要和你这个沙雕同归于尽啊啊啊!!!”

巴拉巴得意地喊道,顺带加快坠落速度。

就在离地面还有几百米时,贝蒙斯坦停止惊慌的喊叫,反而发出猥琐的笑声。

“嘿嘿嘿~说你是沙雕吧。”

巴拉巴正疑惑呢,背后猛地一空,他脸色瞬变,心中大叫不好!

“我来祝你一臂之力!”

缩小逃离的贝蒙斯坦重新巨大化在巴拉巴脚底一踹,将坠落速度再次加快。

“轰隆!”

剧烈的地震让山体都震出好几条裂缝。

反观受害者,此时正脑袋埋在土地里,四肢无力垂落,真的和萝卜一样耶,就是丑了点。

贝蒙斯坦蹦跳着过去,围绕这个“萝卜”转圈,想了想还是抱住腿把他拔出来了。

“喂!没事吧?沙雕?”

贝蒙斯坦发现这丢脸的家伙,好像晕过去了?

“你……嗯!?”

贝蒙斯坦突然发觉脚被缠住了,低头一看发现居然是锁链!

巴拉巴睁开眼露出笑容,怎么看怎么狰狞:“抓到你个傻鸟了。”

贝蒙斯坦刚打算缩小,就见巴拉巴头顶的剑闪过光芒,然后贝蒙斯坦脑海就混沌的和浆糊一样。

“让你整我!”

巴拉巴拉直锁链将迷糊的贝蒙斯坦甩在地上,来回砸地二十多次,这才心满意足地放开他。

“本体……帮……帮我报仇……啊,我死了!”

向闲鱼:“……”你死了还喊的中气十足?

“给我打,打到他醒过来为止。”

本来停手的巴拉巴瞬间又来精神了,毫不犹豫地就要动手。

贝蒙斯坦瞬间睁眼逃开,“别打!我醒了!”

开玩笑,我会给你公报私仇的机会?

科莉布索已经彻底无语了,这些货真的能攻破神界吗?感觉自己上了贼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