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聋发聩的声音和无尽的威压同时传来,众人只觉在这一刻心脏几乎都停滞了,呼吸变得极为困难!

虽然来的仅有一人,但带给他们的震撼比之前的黑白双煞加起来还要强大的多!

“启禀大人,秦朗击杀了黑白双煞,已经离开了!”

魁梧大汉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回答道。

“连黑白双煞竟然都死在了他手中?”半空中身影诧异一声,而后沉声问道,“现在秦朗离开多久了?”

“大概三个多时辰了!”

魁梧大汉如实回答道。

“好,很好!”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半空中的身影满意的点了点头,手掌骤然一动,迎风暴涨,瞬间化作一道足以遮天蔽的巨掌直接将大船笼罩,巨大的船只在他巨掌中如同小孩的玩具一般渺小!

“咔咔!”

巨掌一握,大船直接被捏得变形,船上的武者面色大变,惊呼了起来,连连求饶:

“大人,我们已经将您想要知道的如实告知,请放我们一马!”

青春小萝莉的可爱

“饶你们?那岂不是让别人也知道了秦朗的行踪?”

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巨掌狠狠紧握,船上上千武者惊呼声传出,部丧命其中,一道道血水顺着指缝流出落入湖面,看上去无比触目惊心!

“秦朗,既然被我血魔盯上,你就准备受死吧!”

冷笑一声,半空中的身影甩手将揉成一团的破船碎片和无数尸体甩入湖水中,身影一动,下一刻已然消失不见!

株洲城,通往西域的传送阵。

秦朗交付了足够的费用后,排在队伍中依次等待着传送。

他表面看上去极为淡定,古井无波,其实却是心急如焚!

在株洲城耽误一秒钟,他距离杀手的追杀更进一分,越为危险一分!

但秦朗偏偏还不能露出着急的样子!

他隐隐感应到在传送阵周围有数道极为隐晦的目光不断扫视着,一旦他露出丝毫的着急之色,恐怕那几道目光的主人会马上对他动手,想要离开这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纵然心急如焚,秦朗还得耐着性子慢慢等待!

一名又一名武者从传送阵内离开,终于轮到了秦朗。

压着内心的激动,秦朗深吸一口气,依照工作人员的指引一步一步向传送阵中走去。

“秦朗,留下命来!”

然而正在这时,空无一人的虚空中骤然浮现出一道身影,只见一道血红的巨掌对着秦朗当头狂压而下!

“好强的力量!”

无比心悸的感觉传来,秦朗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从储物戒内拿出登天梯,迎着血红巨掌狠狠砸了出去!

“砰!”

巨响传出,狂暴的能量向四周散虐,血红巨掌消失不见,秦朗口中猛得喷出一口鲜血,两支小腿完没入地下,双手虎口鲜血如注,紧握登天梯的双手不由自主颤抖不已!

凭借登天梯秦朗依然处于绝对的下风,可想而知刚刚出手之人的实力强大到何等恐怖的程度!

“以我现在的实力远远不是对方的敌手!”

秦朗心中瞬间做出判断,刚刚出手的人实力起码达到了武宗后期,根本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匹敌的!

“草,为了区区一万株燃魂香和断魂草,没想到竟然连武宗后期强者都来了击杀我了!”

秦朗无比郁闷。

他却不知道,纵然在武宗后期强者眼中,一万株燃魂香和断魂草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怎么回事?”

“何人胆敢在株洲城捣乱!”

负责城内治安的铠甲护卫目露冷光,开口喝斥,不过当看到半空中出现的那道一身血红衣衫的人影,不由连忙闭口,眼中露出无比惊恐的神色!

“竟然是血魔!”

无数道倒吸凉气的声音传出!

血魔乃是一头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在他眼中除了修炼资源外便没有任何东西!

曾经为了修炼资源,他甚至将教导他的授业恩师亲手击杀,性格暴戾,手段残忍!

传闻,只要血魔所到之处,必定血流成河,尸骨成山!

没想到今日那传闻中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血魔竟然出现在了株洲城内!

“血魔来这里做什么?”

“刚刚血魔似乎说了一个名字!”

“是秦朗!那个名字出现在地狱榜上的少年!”

“血魔是来诛杀秦朗的!”

周围众人议论纷纷,而后都将目光落在了小腿没入地面的秦朗身上!

“哼,没想到你小子实力竟然提升到了武宗二重,难怪连黑白双煞都丧命在了你手中!”

血魔冷冷的目光落在秦朗身上,冷笑道:

“不过你现在落在了我血魔手中定然必死无疑!”

音落,血魔双手骤然一动,两道血红色的巨掌同时向秦朗头顶碾压而去,无比恐怖的力量在其中若隐若现!

一道血色巨掌就将秦朗击得吐血!

如今两道血色巨掌同时攻击威力足足是之前的两倍!

血魔相信他这一击绝对可以将秦朗击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