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上。

子高神情有些癫狂,面目显得十分狰狞,根本无法接受老人就这样死了。

他不相信。

不接受!

那个活了两千余年,大邑商继承者一直想要杀掉的巫主,就因为自己一言自杀了?

这,还是那个可怕无比的巫父吗?

这还是大邑商的巫主吗?

“你乃是大邑商巫主,本帝不准你死,你就不得死!”

子高身上弥漫着可怕的黑雾,似乎有无数的凶魂在出没般,令四周的空间产生阵阵的破空声。

“你听到了没有?!”

“不准死!”

子高愤怒无比,就连灵魂都有些颤动起来。

短发个性妹子与重型机器的完美结合外拍图

“哼,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死了吗?不可能!本帝是何人?本帝乃是大邑商之大帝,不仅管人间,同样管阴间,你死了,但是你的魂还在……”

“魂显!”

子高大喝道,身上蓦然迸发神秘的气息,“吾乃大邑商之帝,命令你死后魂魄不散,魂体降生!”

“降生!”

“还不降生?!”

子高显得愤怒无比,身上迸发出可怕的帝王气息,似乎还有着让人说不清的鬼道之威。

但是。

在老人自杀后,魂魄随之化为点点的星光,飘洒于天地间。

犹如春雨般洒在灵山上。

滋润天地万物。

不论子高如何怒喝,如何下令,老人的魂体就是不降生,老人的亡魂并没有显示出来。

老人的灵魂。

似乎彻底消失于天地了。

子高有些怔住了,老人的灵魂的确彻底消失于天地,即使他是大邑商之帝,同样掌管着鬼道之位。

但是。

他无法让消失的灵魂再生。

老人的确是死了,而且是彻底消失于天地间,就连魂体都没有留下。

“死了?真的彻底死了?”

子高怔住了。

一般来说,人死后,可化为亡魂,只要有魂体,便可以说是鬼修……

在他的眼里。

不少人是有两条命的,一条是阳间之命,一条是阴间之命。

但是老人一杀,便是阴阳两条命。

这是何等的决绝?

“死了,死了……”

子高喃着,接着就猛然仰天大笑起来,道:“哈哈,终于死了,终于死了。”

“从此,我大邑商便没有巫主的牵制……”

“哈哈——”

子高大笑不已。

但是,他的声音并没有传出灵山,所以没有人知道巫主死了。

“从此,大邑商巫主之位,便由本帝亲自来掌……”

子高冷冷声道。

虽然老人多年来,一直只管灵山,只守灵山,并没有插手大邑商政务,更没有去管理巫族……

但是。

只要他一声令下。

所有巫族都会为他赴汤蹈火,即使是粉身碎骨,亦在所不辞。虽然巫族听从大邑商帝令,但是巫主方是他们的族长……

除非是太祖大帝复生。

在大邑商中,共有三种力量,即是武、巫和鬼。

大邑商的继承者们,岂能放心让巫主掌控巫的力量?毕竟,巫的力量太强了。

虽然鬼的力量,不仅神秘,还十分强大。

但是人数相对较少。

而在此时。

朝歌城北方,万里之外。

封青岩边走边看着未知武界,或者是看着大邑商,却突然感应到什么,蹙着眉头就停下转身回望。

“何必呢?”

封青岩忍不住摇摇头道

此刻,他的身影蓦然消失,瞬间出现在灵山上,看了一眼神情有些癫狂的子高,就伸手往天地间凭空一抓……

点点的绿色亮点,从天地四周汇聚而来。

亮点越来越亮,越来越多。

这是灵魂光点。

在灵魂消散时,就化为无数淡淡的绿色亮点,犹如夜色下的萤火虫般,渐渐消散于天地间。

而子高看到封青岩的出现,整个人愣了一下,就下意识道:“不是本帝杀了他,是他自己自杀的。”

封青岩没有说话。

从四周汇聚而来的绿色亮点越来越多,慢慢在他手下凝聚起来。

“这是在干什么?”

子高疑惑问。

这些灵魂光点,或者说能量光点,他还是能够认得出来。毕竟,灵魂消散时就这样……

封青岩依旧没有说话。

“你在收集灵魂光点,是想要将灵魂凝聚出来?”

子高很快意识到什么,心中震惊之时,就立即不屑道:“这绝无可能,这乃是连本帝都无法做到之事,你不可能做得到……”

但是,老人消散的灵魂光点,却源源不断地从四周汇聚而来。

不过片刻后,就已经汇聚了十之八九,让子高震惊不已,但是想到年轻人的身影,就立即闭嘴不言。

若是连太祖大帝都无法做到,天地间还有何人能够做到?

尽管他还是不承认眼前年轻人的身影,但是有些事情是无法改变的……

但是。

他心中认定。

只要本帝不承认,你就不是太祖大帝。

这时在封青岩的手下,无数的灵魂光点,已经凝聚为人形了,正是老人的样子。

而从四周汇聚而来的灵魂光点。

也渐渐减少了。

片刻后。

老人的灵魂光点,终于全部归来,凝聚为灵魂的样子。但是,只是凝聚,并不能说是灵魂……

灵魂乃是一个整体。

“魂兮归来。”

封青岩轻声道。

他的声音似乎有魔力般,立即让天地浮现神秘的力量,似乎是轮回之力。当轮回之力,落在零散的灵魂光点上后,灵魂光点迅速凝为一体,化为灵魂……

“这、这……”

子高脸色震惊不已。

虽然他几乎肯定了年轻人的身影,但是当灵魂光点凝化为真正的灵魂时,心中依旧十分震惊。

若是本帝掌控了此力量,那么本帝……

子高的目光落在封青岩身上。

而在此时。

封青岩瞥了一眼子高,就收回伸出抓向天地的手。

“臣,罗粟,拜见帝主。”

老人恢复过来后,愣了愣就立即恭敬拜下,知道是帝主出手凝聚了他的灵魂。

“你死了,谁来管理灵山城隍府?”

封青岩皱着眉头道。

“臣……”

老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的命是我的,可是明白?”封青岩淡淡道,“若是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死,可是明白了?”

“诺。”

老人恭敬拜下。

此刻,子高在旁边看到妒忌无比,但是在封青岩面前,却不敢放肆。

“现在可是想起了?”

封青岩突然问。

老人愣了愣,不太明白帝主说什么时,脑海里就猛然浮现神秘的记忆。

犹如是前世的记忆。

在前世。

他化名为罗有田,从游方殿的鬼差做起,一路做到一府城隍……

此刻他情不自禁闭上眼睛,仔细回忆“前世”的记忆,仿佛前世就在昨日般。

一切都那么清晰。

那么真实。

游方鬼差,土地神,巡查功曹,速报司使,阴阳司使,城隍府君……

片刻后,他就睁开眼睛,恭敬拜下道:“臣,罗有田,拜见府主。”

“起来吧。”

封青岩微笑点点头。

罗有田?

旁边的子高则是满脸疑惑,这是什么情况?

还有,巫父为何称太祖大帝为府主?之前,不是称为帝主吗?现在为何称为府主了?

这个府主,是什么府之主?

“巫父……”

子高叫了一声。

老人闻言,却没有转头,似乎没有听到般。

“巫父,你可是恨本帝?”子高皱着眉头道,“本帝并没有想过,真正要杀巫父,只是巫父……”

“吾名为罗有田,不再是曾经的罗粟,也不是大邑商的巫主。”

老人沉吟片刻,便转身看着子高,淡淡道:“吾与大帝,再无君臣之分……”

“巫父,你是在恨本帝吗?”

子高伸出双手,满脸惭愧的样子。

这时,封青岩没有理会他们,也懒得去管他们,就走进城隍府,并立下鬼门的坐标。

“罗有田,灵山城隍府便交予你掌管。”

封青岩走出来道。

“诺。”

罗粟赶紧拜下,道:“臣必定会管理好灵山城隍府,不会让府主失望。”

封青岩点点头,就看着子高,道:“大邑商帝位,暂且留予你,但是……”

子高却皱了一下眉头,但是没有多说什么。

虽然他一直死都不承认,但是无法改变事实,白衣人的确是太祖大帝,可以随时收回大邑商的帝位……

现在只要大邑商之人知道,太祖大帝归来了,根本就没有他什么事。

“但是……”

封青岩皱了一下眉头就没有说,沉吟几息就道:“我需要能够征战的帝兵,可是明白?”

子高依旧没有说话。

封青岩没有再说什么,身影瞬间消失不见了。

当他再次出现时,已经回到原来的地方,即是朝歌万余里外的北方。

他一路北上。

按理来说,现在的大邑商,应该没有什么敌人。即使是有,也应该是妖魔鬼怪之类,而不是人……

但是现在。

他发现大邑商却在打仗。

根据他所得到的信息,得知大邑商在与十万武卒打仗,至于武卒从何而来。

大邑商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

但是侯境和王境的却知道,十万武卒乃是从周天下而来。

十万武卒如当初他们的先祖那般,从周天下之东北,走过永恒黑夜,以极黑暗之冰桥……

最终来到大邑商。

……

在大邑商的最北之处。

准确来说,乃是西北的位置上,有一座城池,是大邑商十分繁荣的城池,名为望乡城。

因为站在望乡城上,可遥望故乡。

而大邑商,时刻不想着走过黑暗之冰桥,回到故土……

但是,黑暗之冰桥十分神秘,根本不可寻,甚至不存在般。自从他们来到未知武界后,黑暗之冰桥就没有再出现过,所以导致他们根本无法回去……

虽然在十几年前。

三帝子子颂,率领数艘黑暗楼船,进入可怕的天幕,欲要回到故土……

但是。

他们并不知道三帝子,现在是生是死。

而他们同样没有想到,只出现过一次的黑暗之冰桥,居然再次出现了。

不过他们并没有发现,更没有看到。

他们只是根据十万武卒,来推演黑暗冰桥再次出现,要不然他们不可能来到大邑商。

这可是十万人!

两千余年前。

据说他们先祖共有数十万人,但是最后能够走到现在大邑商大地的,却只剩下几万人。

因为没有敌人,资源又丰富。

几万人很快就发展起来,在几乎分为两块的未知武界上,建立一座座城池……

经过两千余年的休养生息。

现在大邑商的人口,早已经过亿了……

不过。

正是因为没有敌人,导致大邑商的军队,作战能力并不强。所以,在十万武卒出现在望乡城时,镇守望乡城的士卒,却是惊呆了。

十万武卒不废吹灰之力,就攻下望乡城。

还势如破竹般南下。

不过数个月,十万武卒就已经攻占三分之一的北大陆。

而在此时,大邑商终于反应过来,不断地派出军队北上,与十万武卒交战……

虽然十万武卒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但是他们只有十万人,而且没有办法补充兵源。

于是他们放弃继续南下,打算先休养生息。

但大邑商有过亿人口,根本就不怕打仗,不怕死人,自然不愿与十万武卒停战。

所以十万武卒只能退,不愿与大邑商再战下去。

如若是十万武卒都死光了,他们辛辛苦苦来到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建立武国?

没有人。

何来国?

所以,由原先攻占的三分之一北大陆,变成现在的五分之一。

不过,十万武卒因为有武功武镇岳的存在,导致再多的大邑商军队,依旧无法把十万武卒拿下。

武镇岳实在太强了。

即使是数名巫王、鬼王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而且,因为十万武卒,乃是武者,导致大邑商中的不少武者,对十万武卒产生了动摇。

这主要是因为。

在大邑商的三种力量中。

鬼排名最高,巫排名第二,武自然排名最低。这就造成了,鬼族和巫族是贵族,武者只是平民、士卒,甚至是奴隶……

现在有武者立国,武者是贵族。

而身为平民或士卒的武者,自然会有向往,也想成为贵族。

而且,他们渐渐觉得,大邑商并不是很好,至少对他们这些平民、士卒,不是很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