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没有妥协的余地,几个卫兵只能放下担架,转身硬着头皮跑进了烟幕弥漫的街道。

……

近十分钟的高强度炮击后,眼看突围的中国士兵再次被己方的机枪击退,仓本身边的一个少尉军官慢慢的站了起来,小心的走到了他的身边。

“中队长,我们已经重创了敌人,在这么打下去显然已经没有多大意义。

为了尽早歼灭眼前之敌,我看我们还是主动发起攻击为好。不然一会天黑了,对咱们清缴敌人反而会不利。”

闻言起身看着自己手下,仓本微笑着将一条白毛巾拿了出来。

“小野君,支援的部队应该马上就到,先让咱们的人都将识别标记绑在右臂上,以免发生误伤!”

“嗨……!”

犹豫了一下,少尉还是再次鞠躬请求道:

“中队长,请再次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再有不到半小时天就完全黑了,我们真的不能在等了!”

深深的一鞠躬,日军少尉显得求战欲非常的强烈。

看着自己跃跃欲试的手下,仓本满意的点了点头。

元气美女圆润包子脸俏皮马尾辫超短裤秀美腿图片

微笑着扶起对方,仓本笑呵呵的拍了几下对方的胳膊。

“小野君,我知道你非常想要亲手歼灭这支敢于反叛大日本皇军的支那部队。但请你原谅,恐怕我不能将这份最后的荣誉交给你。”

“为什么?难道中队长对我的小队没有信心吗?”

盯着仓本的眼睛,小野少尉显得有些急躁。他作为原仓本中队唯一入选挺进队的军官,显然很在意自己在战斗中的表现。

“小野君!你不要心急嘛……。你今天表现的很好,可以说是非常好。”

“既然如此,那中队长为何还要这么说呢?”

看着一脸不解的手下,仓本看了一眼身边的士兵,忽然提高了自己的声音。

“作为大日本华中派遣军的新锐力量,小泉挺进队的每一位队员都非常的宝贵!你们可以说是我们师团的军中骄子。

我们这次来到这里,首要的任务就是摧毁敌人的指挥机关。

因此,下一步对残余敌人的清缴,我将会交给增员的普通部队来完成!”

说到这,仓本再次环视了一圈身边的士兵。

“请记住,你们是整个师团的精锐力量,是大日本皇军应对华中地区治安战的一把尖刀!

因此,你们目标不是那些普通的支那士兵,而是敌人的指挥部!是敌人的心脏!明白了吗?”

“嗨!属下明白……!”

……

“呦西……”

“小野君,立刻派通讯兵联络进入镇子的友军,让他们马上接替我们的人,从东西和南侧围剿敌人的残余部队。如果遇到顽强抵抗,立刻将坐标报上来!”

“嗨!”

……

……

厉山镇北面,一处狭窄的胡同内。

背靠在墙壁上,薛立群一点一点的挪动着脚步,小心的露出头看了一眼外面的街道。

不久前,为了摆脱几个日军士兵的追击,薛立群带着邵梦茹他们左绕右绕,一度差点被撵了回去。

最终,趁着第二次炮击带来的混乱,他们才好不容易才甩掉了追兵。

再三确认外面没有敌人后,薛立群缩回身指着街对面的一处胡同,看着众人压低声音说道:

“一会上了街不管发生什么,千万不要乱跑,直接钻进胡同就行,明白了吗?”

见几人惊慌的点了点头,薛立群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第一个从胡同里窜了出去。

几秒种后,薛立群终于安全的钻进了对面的胡同。

由于冲的太猛,薛立群一进胡同根本就刹不住身子,最终脚底一滑摔了一跤。

忍痛挣扎着爬起身后,他赶紧示意四个士兵带着邵梦茹和小荷跑过来。

很快,邵梦茹几人也陆续安全的跑进了胡同。

……

“快,都别停下,赶紧从这里出去。”

说话间,几人就穿过了狭窄的胡同,再次来到了一个街道边上。

和上次一样,薛立群在查看了街道上的局势后,再次准备穿街而过。

“你们在这等我。”

撂下一句话,薛立群再次猫腰窜出了胡同。

由于有了上次滑到的教训,所以这次薛立群的速度控制的很稳。

感受着耳边呼呼而过的风声,薛立群一个箭步就钻进了胡同。

……

十几秒后,邵梦茹盯着对面昏暗寂静的胡同口左看右看,最终忍不住小声喊道:

“薛参谋长……薛参谋长你没事吧?”

一连喊了几声,邵梦茹几人除了等来了呼呼的风声外,其他什么都没听见。

“邵姐姐,薛参谋长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眼见还是没有回应,小荷的脸色一下变得异常苍白。

不仅是她,其他四个独立支队的战士也彻底懵了。

没有喊声,没有枪声,甚至没有打斗声。他们不明白,薛参谋长为什么就跟消失了一样,彻底没了声音呢?

……

而就在邵梦茹他们不断尝试呼唤薛立群的时候,胡同内却是另一番景象。

一米多宽的巷子内,薛立群高举着自己的驳壳枪,眼神死死地盯着对面两个同样高举汉阳造的伪军士兵。

就在不久前,在薛立群踏进胡同的那一刻,他一下和两名刚刚从北面逃进镇子的伪军来了一个不期而遇!

几乎是同时,双方全都举起武器对准了对方。

……

听着身后隐隐传来的呼唤声,薛立群狠狠的咽了一口吐沫,再次语气生硬的说道:

“我警告你俩,我们的人就在附近。你们要是现在肯放下枪,还算为时不晚……。”

“放屁……!你当老子是吓大的啊!

小子,现在镇子里到处都是日本人,老子就不信你敢开枪。”

显然,两名伪军逃兵此时也明白这个八路只要还想逃出镇子,就一定不会轻易开枪。

如果说之前在镇子外他们是被追着到处跑的一方,那么如今在镇子里,伪军已经转变了心态,觉得自己应该是追着八路跑的一方。

……

随着时间的退意,眼见对方没有丝毫妥协的意思,薛立群的呼吸开始变得的越来越急促。

就在这时候,他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歪把子机枪激烈的射击声。

显然,一些二十一团的士兵正在尝试朝镇子北侧突围,并且似乎遭遇了日军的阻拦。

“小子!听听你身后的枪声,日本人已经朝这边围过来了!

呵呵……你是逃不掉了!”

伪军嚣张的嘲讽中,伴随着背后逐渐被冷汗浸透,薛立群的紧握驳壳枪的右手开始不自然的微微颤抖。

忽然间,他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显然是有人正在从街对面跑过来。

下一刻,薛立群的嘴角抽动了一下,随后忽然主动垂下了枪口。

“二位老总……兄弟我这就放下枪,你们千万别开枪……。”

说话间,薛立群将驳壳枪枪口朝下,随后慢慢的弯腰蹲下,似乎是打算将手枪放在地上,然而跪地投降。

“唉……这就对了嘛。我看你应该是个当官的,果然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啊……哈哈。”

就在两个伪军放松警惕,自以为抓了一条大鱼的时候,一个灰色的身影忽然从薛立群身后的胡同口冒了出来。

“我日……!”

砰……!

砰砰……!

啪啪啪……!

随着驳壳枪连续的射击声最终停止,两个伪军一脸不甘的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胡同口也倒下了一名独立支队的战士。

“同志……!”

随着邵梦茹的惊呼声,几个灰色的身影一拥而上,将中枪的战士抱了起来。

……

“赶紧跟我走,他活不成了!”

拎着枪走出胡同,薛立群看着地上替自己挨了伪军两枪的战士,语气冰冷的将邵梦茹拉了起来。

“鬼子说话就到,不想死就赶紧走!”

听到薛立群的吼声,其余几人只得快步跟了上去。

然而就在众人走出胡同,准备再次穿过街道的时候,他们终于还是和闻讯赶来的日军遭遇了。

“鬼子……!”

就在一个战士刚喊出声的时候,日军也发现了正要穿过街道的薛立群一行。

砰砰……!啪啪!

一瞬间,街道上立刻枪声大作。

“快!沿着大街朝西面跑!”

开枪击倒一个最靠前的日军,薛立群随即转身拉着已经被吓傻的邵梦茹,不顾一切的沿着街道朝西跑。

然而还没等他们跑出去十几步,鬼子的歪把子机枪便响了。

密集的子弹穿过街道上的杂货摊,手推车,店铺牌坊,

很快便将两个八路军战士击倒在地。

“哎呦……!”

随着一声惨叫,护士小荷的小腿挨了一枪,随即失去重心摔倒在地。

“邵姐姐……,救我啊!救我!”

听到小荷的呼救声,邵梦茹没有丝毫的犹豫,旋即猛的挣脱了薛立群的手腕。

“梦茹!你干什么!?快回来!”

“我不能扔下小荷!”

危急时刻,邵梦茹拔出赵世勋送给他的南部手枪,转身就跑了回去。

看到这一切,薛立群当即鼻子都气歪了。

“掩护邵医生,快!”

眼见邵梦茹已经跑到了小荷身边,薛立群只得依托一处街边的石台阶,和另一名战士朝追击的日军射击。

然而虽然邵梦茹扶起了小荷,但日军也随之发现了两个步履蹒跚的八路军。

下一刻,随着歪把子机枪调转立刻枪口,邵梦茹和小荷很快便被猛烈的火力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

,感谢书友们的支持!求推荐,求收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