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座杀字碑前,聚集了不少书者。

但此时,皆是满脸愕然看着一望无际的平坦大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陈兄,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有书者忍不住好奇问,毕竟他们是被之前的滔天杀气柱引来。但是来到后,发现滔天杀气柱不见了,却见到一条一望无际的大路。

“不知,怕是与这条突然出现的大路有关吧。”

一名中年书者道,审视着无处不透着古怪的大路,“不过,这条大路有些古怪啊,太过平坦和笔直了。”

不少书者对平坦大路指指点点,还有不少书者顺着大路而去。

而在此时。

封青岩从黑沉压抑黑暗中出来,回到杀字碑前。

不过他没有动,还在思索着那句,疑似是天所说的话。其实,他还不能确定,说话之人便是天……

不过他的出现,却瞬间吸引众人的目光。

不少书者惊骇起来。

肤如凝脂肌如雪冬日美女高清图片写真

他们可是知道,就连书王都难以走进五十丈内,但是眼前的白衣人,却伫立在杀字碑前。

距离不过一步,伸手便能够触摸到杀字碑。

这是何人?

他,为何可以触摸杀字碑?

不是说圣下无人做到吗?

此刻,杀字碑前的书者都被震撼,一时之间无法回神过来。

“君子。”

而在此时,影书却走上两步,带着些焦急道:“出大事了。”

封青岩回神过来看向影书,询问:“出何大事?”

“老师写出一个杀字,但是无人可挡,一直横推而去。”影书急急道,就指着平坦笔直的大路,“这,便是杀字横推出来的,老师与诸位书王、书君欲阻断杀字,但是都失败了。”

封青岩闻言惊讶不已,数名书王都无法抵挡?

这,有些夸张吧?

影书见封青岩不动,又道:“君子,影书所言句句属实。虽然杀字乃是老师所写,但是老师却认为,杀字并不是他的力量……”

而四周的书者,都有些愣住了。

这是一个杀字横推出来的?

不过在此时。

亦有不少书者认出封青岩。

“封圣?”

“什么封圣?”

“这便是封圣,陈兄没有认出来?”

“拜见封圣。”

不少书者反应过来,纷纷朝封青岩行礼。

而没有认出的书者,亦知道了杀字碑前的白衣人,便是名震天下的封圣,皆有些激动起来。

封青岩朝众人点头后,朝顺着平坦大路飞掠而去。

而众书者却有些轰动起来,封圣竟然能够触摸杀字碑?倘若不是亲眼所见,根本不敢相信。

“奇怪了,传言封圣只是文相境,为何可走到杀字碑前?”

“对呀,不是说圣人之下,无人可触摸杀字碑吗?”

“难道是因为虚圣之位?”

众书者在纷纷讨论时,封青岩则顺着平坦大路飞掠而去,一路上内心震惊不已。

这个杀字,恐怕不简单啊。

而且。

他从平坦大路上,还感受到丝丝缕缕的杀气。

可能在数年内寸草不生。

呼呼——

他的身影犹如贯穿天地般,瞬间便掠出数十里。

当他掠出数百里时,隐约看到横推而去的杀字,眉头不由大皱起来。

他感受到杀字中,蕴藏着一缕极致的意志。

或许正因这缕极致的意志,才会让杀字迸发出如此恐怖的杀气,就连数名书王和十数名书君,亦挡不下来。

既然他们都挡不下来,那他……

封青岩愣了一下,自己追上来,又有何用?

还是挡不下杀字啊。

虽然杀字横推出数百里了,但是所散发的杀气,没有丝毫的减弱。

威势不减!

但是值得庆幸的,是它的速度放慢了。

要不然,封青岩亦无法追上去,诸位书王、书君,更无法口吐芳芬。

不过,让他想不明白的是,明夫子所写的杀字中,为何会有一缕极致的意志?

难道是明夫子?

但影书却说,不是明夫子的力量。

这怕是与杀字碑有关。

“封圣,救命啊。”

明夫子远远便看到封青岩的身影,忍不住高声大喊起来。

而他一喊,诸位书王与书君,皆朝封青岩看去。

“封圣?”

“封圣何时来我书城了?”

“这里不是书城,是卫国!再过片刻,便要到晋国了。”一名书王无奈道,难道杀字还真要推到天边?

还要把天捅出一个窟窿?

“吾等亦没有办法,封圣又能如何?”

一名书君摇摇头,并不把希望放在封青岩身上,毕竟封圣只是文相境而已。哦,对了,似乎不久前,有传言,说封圣已经证得琴君之位。

但,亦只是琴君而已。

他们这里,可是有十数位书君,还是一样奈何不了杀字?

“封圣小心,莫要被杀字伤到了,这杀字非同凡响,连吾等亦没有办法。”

一名书君提醒道,以免封圣不知情况,出了意外。

“嘿嘿,诸位可是小看了封圣。”

明夫子道。

“天下谁敢小看封圣?”

一名书君道,并不是小看封圣,而是境界有别啊,“不过现在,封圣毕竟是文相,年纪亦小……”

“十年后,封圣方是天下的中流砥柱。”

众人理解道。

这时,明夫子却是大笑起来,道:“老夫说汝等小看封圣,但是小看封圣。汝等可知,封圣乃是圣人之下,第一人触摸到杀字碑的人?”

“什么?”

“封圣触摸到杀字碑?”

书王和书君皆被明夫子之言震惊到,齐齐看向追赶而来的封青岩。

“明老头,之前那道滔天的杀气柱,乃是封圣触摸杀字碑引发?”

中年书王问。

“正是。”

明夫子道,迟疑一又言,“接着,封圣便消失不见了。”

“消失不见?什么意思?”

有书君问。

明夫子看到众人皆看过来,便道:“告诉诸位亦无妨,其实书城地界的杀字碑,并不是真正的杀字碑。它们,只能说是赝品,或是仿制品吧。而真正的杀字碑,则隐藏在他处……”

“什么?”

诸位书王和书君皆是震惊不已。

“倘若诸位不信,可问封圣,这乃是封圣亲口所言,亲眼所见。在老夫看来,封圣不会拿书城开玩笑吧?”

明夫子道。

虽然他无法证实封圣之言,但是从他窥视到杀字碑的意志,便基本确认封圣之言。

或许会有一些细微的出入。

但错不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