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叶阿姨,这凡是都得有个原因,你反对小新当训练家总得说出个理由出来吧,不然您这样让小新怎么接受呢?”

   优迦还是觉得弄清楚其中的原因比较好,只有这样才能对症下药。

   “就是啊,妈妈,你要是不说出原因来,我是不会跟您回去的。”

   优迦和濑名新的话让青叶阿姨神色不定,欲言又止,优迦见此觉得有戏,又说道:“小新是和我签订了雇佣合同的,如果你不说出原因来,我是不会放他走的!”

   听了优迦这句话,青叶阿姨的神色挣扎的更加厉害!

   “阿姨,不管是什么原因,这都是关系到小新未来的事情,他有知道的权力,他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他能够为自己的事情做主了。”

   优迦的这句话压倒了青叶阿姨心里最后的防线。

   最终青叶阿姨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紧绷的身体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然后开口说道:“这一切都和阿新的爸爸有关。”

   “我爸爸?这和爸爸有什么关系?要不是您极力反对,爸爸也是支持我当训练家的。”濑名新对母亲的话产生了极大的疑问。

   “我说的是你的亲生父亲。”青叶阿姨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

   “我的亲生父亲?妈妈你在说什么!”濑名新觉得一定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是的,你的亲生父亲。”

  
梦中的伊甸园清纯女神

   这次濑名新终于确定了自己并没有听错。

   于是,在青叶阿姨的讲述下,优迦和濑名新终于知道了其中的缘由。

   原来濑名新并不是青叶阿姨和她的丈夫的儿子,而是他们哥哥和嫂子的儿子。

   濑名新的父亲叫做濑名勇人,是青叶阿姨丈夫的同胞哥哥。

   和濑名新一样,濑名勇人从小的梦想就是能成为一个训练家,并且在父母和家人的支持下,他成功的去了训练家学校,并且在毕业后成为了一名训练家。

   但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很骨感,濑名勇人并不是一个当训练家的料,在训练家这个职业浑浑噩噩的过了很多年,依旧只是个最底层的训练家。

   训练家这个职业如果做的好是很能赚钱的,无论是联盟还是私人都会发布很多任务给训练家们,只要你有本事,就不怕挣不到钱。

   但是如果做不好,培养精灵所需要的高额费用就会把你生生拖垮,很不幸,濑名勇人就成了这样的人。

   执着在训练家这个职业不肯放弃的濑名勇人不仅拖垮了他自己,也拖垮了他的父母和弟弟。

   他的父母没多久就去世了,面对弟弟的斥责,濑名勇人终于认清了现实,放弃了继续当训练家的想法,安安稳稳的找了工作并且娶了自己的妻子,也就是濑名新的生母。

   这段时间里,濑名勇人的生活是宁静祥和的,没多久他的妻子就怀孕了。

   再接着濑名新就出生了,他的名字还是濑名勇人亲自取的。

   濑名勇人的弟弟看着哥哥终于肯静下心来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了,心里也渐渐放下了过去,和妻子也就是现在的青叶阿姨一起经常去照顾自己的小侄子。

   青叶阿姨和丈夫结婚比濑名勇人还要早,可是就是没有孩子,所以他们对于自己的侄子也是万分喜爱。

   如果日子能够一直这么平静的过下去,也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了,但是事与愿违。

   在家里和普通人一样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每天雷打不动重复的做着同样的事情,这让濑名勇人那颗躁动的心越来越不安分。

   原来,他看似平静的心里始终都放不下训练家这个身份。

   终于,一件事的发生成了所有悲剧发生的导火索。

   当时,联盟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大紫堇控股公司的破产。

   当初的大紫堇控股公司是一家能源开发公司,位于紫堇市,涉及的项目也比较广泛,比如海底能源采集平台海紫堇、大型地下都市兼发电厂新紫堇以及紫堇市的改造工程。

   这样一座大公司之所以会破产,是因为一直被他们看做是死对头的德文公司开发出了新能源的应用方法,这对于一个能源开发公司的打击是致命的。

   除此之外,新紫堇项目又因为项目领导人铁旋,也就是现在紫堇市道馆的馆主,担心如此巨大的工程影响到周边宝可梦的生存环境叫停。

   生存环境被挤占,耗资巨大的项目被叫停,接连发生的噩耗使得大紫堇控股公司在不久后不得不宣布破产。

   那么大紫堇的破产和濑名勇人这样一个小人物又能扯上什么关系呢?

   这一切都和大紫堇的海底能源开发平台海紫堇有关。

   大紫堇控股公司破产后,海紫堇也就此废弃,但是由于这里独特的生态环境,海紫堇因而得以作为自然保存区保留了下来。

   海紫堇的内部有很多大紫堇历史的遗留文件,因此很多训练家都在传言大紫堇遗留了宝藏在里面,所以当时就掀起了一股前往海紫堇寻宝的热潮。

   不管里面有没有宝藏,但是作为一个曾经的大公司的能源基地,里面好东西还是有一些的,有些训练家也确实得到了些好处,最后里面有宝藏的传言愈演愈烈。

   内心早已蠢蠢欲动的濑名勇人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哪里还能在家待的住啊,于是他就告诉了弟弟和妻子,他要去海紫堇寻宝。

   他的决定在家里引起了轩然大波,和妻子都极力反对他的这个决定,但是他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就没人能让他改变主意。

   他向弟弟和妻子承诺,他一定会成功的,会让家里过上好日子,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

   临走之前,弟弟是这样说道:“你如果踏出了这个家门,就不要再回来了,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哥哥。”

   弟弟的话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濑名勇人走的是义无反顾。

   也不知道是不是弟弟的话起了作用,濑名勇人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他走了没多久,他的妻子就生了重病,直到死也没能再看见自己的丈夫。

   而濑名新也被自己的叔叔和婶婶隐瞒了身世当成了自己的亲儿子养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