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齐阳少侠也承受不了第六块砖了,那咱们就正式开始吧!希望前面的开胃菜少侠还算满意。”陈秉达说着,从暗卫手中拿过一个针囊。

灵儿大惊,她认出那是齐阳随身带着的那个针囊。

齐阳一边忍痛,一边琢磨陈秉达想做什么。

陈秉达打开针囊,故作惊讶地说:“哎呀!齐阳少侠随身总带着这么一大把钢针吗?让我数数,这该有多少枚呢?”说着,他把这把钢针放到手下刚刚搬过来的小桌子上,然后从左到右依次抹开。

灵儿也是用针的行家,一看便猜出这把钢针不下三百枚。

“看起来有百余枚呀!不知齐阳少侠身上可有这么多可以入针的地方?”陈秉达担忧地问。

灵儿大急,忙看向齐阳,只见齐阳并没有认真在听陈秉达说话,他的意识有些恍惚,身体在轻轻地颤抖。

“看来齐阳少侠的精神有些不集中呀!”陈秉达笑着走到齐阳的双脚边上,然后快速地往齐阳左脚上一抹。

齐阳突然睁大眼睛,吐出了一小口鲜血。

灵儿这才看清陈秉达手中竟然拿着一枚钢针。将钢针直接扎入脚底脆弱的涌泉穴,也难怪齐阳会痛得瞬间清醒过来。

“齐阳少侠,你还好吧?”陈秉达关心地说道,“你若是撑不住,尽管开口,我能帮你提提神。”

齐阳清醒了一些,看向自己的那些钢针,轻声说道:“不必数了,约莫三百二十枚,只多不少。”

傻白甜超美女生夏天治愈系写真

“那你说这些钢针扎到你身体的哪些部位会比较疼呢?”陈秉达笑问,似乎在和齐阳谈论今日的天气如何。

“这不是陈公子该考虑的事吗?”齐阳微微垂眸说道。

陈秉达笑了笑,心中有些惊讶,对方竟然这么一会儿工夫就适应了老虎凳最大限度反折关节的剧痛。

陈秉达说:“还不是少侠医术高明,我特来请教嘛!都说十指连心,若是对手指和指甲缝下针是不是能造成巨大的疼痛?”

齐阳没有回答,陈秉达继续说:“可三百二十枚钢针若都扎入少侠的指尖,会不会影响你日后的行针呢?万一在为二公子扎针时失去了准头,那可就不好了。”

“不妨一试。”齐阳垂眸,淡淡地说。

灵儿心中大骇,那么多枚钢针同时刺入指尖,怎会不伤及手指经脉?以后手指别说拿针那么纤细的东西,就算要拿起一块较大的石子都不一定能灵活自如。

陈秉达却有些犹豫了,若是真伤了齐阳的手指,徐乐一定会不高兴。

齐阳好心地提醒道:“只要对着指尖下针,不论扎得多深都没事。”

“真的?”陈秉达还是有些怀疑,毕竟医书里的记载也不能尽信,他不敢冒险。

灵儿用力地摇头,希望陈秉达能注意到自己,不要听齐阳胡说八道。

齐阳并没有胡说八道,小小钢针他根本不放在眼中。

陈秉达想想也是,若真会伤了手指的筋脉,对方也不会那么说。

陈秉达回头对身后的手下说:“把齐阳少侠的两只手臂松绑。”

灵儿不解地看向陈秉达,不知他有何用意?

双臂一得释,齐阳就任它们无力地垂落到身侧。他正垂眸忍着腿上的疼痛,也没心思顾及其他。

殊不知这个动作让灵儿很是心疼,她知道之前长时间的悬吊还是伤了齐阳哥的手臂。

陈秉达走到齐阳的左侧,拉起他的手腕,轻笑道:“你很累吗?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说完,陈秉达又故意松开手,让齐阳的手臂再次垂落了下去。

齐阳撇开脸,不理会陈秉达。他只希望陈秉达能干脆些,早点把三百余枚钢针扎在自己身上,好让他的双腿早点解脱。

陈秉达有些不悦,他嘴角一勾,转身面对灵儿说道:“可惜可惜,齐阳少侠好像有些不支了,要不铜铃你来代他受几针?”

陈秉达曾听徐乐提起过这个小跟班胆子极小。他还以为自己这么说,这少年就会被吓到,可没想到灵儿不但没被吓到,甚至还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其实灵儿并不是不害怕,只是在她开始害怕前先想到的是自己终于能为齐阳哥做点什么,齐阳哥总算可以少受些苦。她也不知把针扎入指尖会有多痛,但不管多痛,她都觉得这样总好过让齐阳哥去承受。

陈秉达正有些失望,就听背后传来齐阳颤抖的声音:“陈秉达,不许碰她!”

也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疼痛,齐阳说话时的气息非常不稳。他努力平复了下气息,又开口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陈秉达慢慢转过身来,笑着说:“我只是想让你自己把手伸出来让我扎而已。”

说得简单,还不如让齐阳自己扎自己好了。

果然就听陈秉达继续说:“若不是你右手已废,就让你右手扎左手,左手扎右手。不仅有趣,还能省了我不少工夫。”

言下之意,陈秉达现下是打算亲自动手。

“好。”齐阳很干脆地应下。

陈秉达难得没有再多话。他让人取了条白色的棉布铺在钢针边上,然后就把自己手里一直拽着的那枚钢针丢在了白布上。

那枚钢针上原本沾染的一点血迹就这样渗到了白布上,留下了猩红的点点。

齐阳慢慢抬起了左手举到陈秉达的面前。

陈秉达愣了愣,才从小桌上取出最边上的一枚钢针。

灵儿紧张地看向齐阳,十指连心,那该有多疼呀!

齐阳却面不改色地看着陈秉达拿着钢针对自己冷笑。

“还在等什么?”齐阳有些不耐烦地问。

“你很着急吗?”陈秉达挑眉问道。

齐阳暗暗咬牙忍疼说道:“你就不怕徐乐半天见不着你,跑过来找人,然后不让你继续对我用刑?”

灵儿心中突然燃起了希望,她紧紧盯着刑房的大门,期盼着徐乐的出现。

“说得有理,那我们抓紧时间吧!”陈秉达嘴角一勾,继续说道,“其实,我在等你扎自己。”

灵儿一惊,忙看向齐阳,只见齐阳微微蹙眉,然后朝着陈秉达手中的钢针猛然伸出了手。

—–

友情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