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要许冠杰答应过来的话,以后那些电影的主题曲,都可以交给他来负责。

而且林道秋这样做的目的,也是为了《最佳拍档》的系列能够继续拍下去。

毕竟这部戏,可是新艺城在香江能够扬名立万的基石。

此时新艺城在其他电影的人眼中,只算是小有名气而已。

在新东方里面,洪金宝和元彪肯定是最有知名度的,然后是林正英,之后才轮到新艺城这些人。

可以说新艺城现在急需一个好成绩,来打响他们的名头。

“林先生,我可是嘉禾的艺人,你这样挖我,难道不担心嘉禾那边会对你有意见吗?”

许冠杰并没有回答林道秋的邀请,而是反问了他一句。

“优秀的演员谁都想抢,而且我觉得阿sa能够为新东方开疆辟土的大将,所以就算嘉禾跟我翻脸,我也要把你签下来。”

其实就算不签许冠杰,嘉禾照样也要和林道秋翻脸,所以这对他来说根本就没什么区别。

许冠杰并不知道,林道秋跟嘉禾几乎已经是闹翻的局面,所以当他听到对方这样称赞自己,他心里难免有些小得意。

要知道林道秋可不是一般人,他可是享誉国际的电影大亨,被这样的人称赞,许冠杰自然很高兴。

混血美女校花清纯白皙格子裙唯美可爱丝袜写真图片

“林先生实在太看得起我了,但我跟嘉禾还有半年的合同,如果林先生能帮我解决这件事的话,那我不介意转档到新东方。”

许冠杰倒不是被林道秋这几句恭维,就让他一下子激动要马上跟对方签约。

他之所以会想要转投到新东方,也是因为他想把自己的重心放在音乐上。

基本上每年一部戏是最好的,而且在新东方还能拿到不错的片酬,比起嘉禾那边不知道好多少。

毕竟在嘉禾的时候,跟自己的大哥拍戏,虽然一直拿的都是票房冠军,但拿到自己手里的片酬其实不多。

这一次他之所以愿意来拍《最佳拍档》,也是因为对方给出了一个他无法拒绝的片酬。

“许先生放心,合同的事情我会派人去解决,我代表新东方上下,欢迎你的加入。”

林道秋微笑地朝对方伸出了自己的手,许冠杰稍作犹豫,最后还是和林道秋握了握手。

其实说起来,林道秋根本就不需要去解决许冠杰的合同。

只要等到时候他把《最佳拍档》拍完之后,他跟嘉禾的合同也早就到期了。

可以说自己一毛钱都没花,就签下了这个香江的歌神,林道秋付出的,不过是一顿点心钱而已,这笔交易非常的划算。

…………

新东方公司的会议室内,邹文怀和何贯昌,宝少刚和史文燕,分坐两边。

今天他们是接到了林道秋发出的通知,请他们来开董事局会议。

在来之前,邹文怀已经跟宝少刚商量好了。

如果林道秋执意要增资来稀释他们的股份,或者做些什么奇奇怪怪的决定,那他们两家都会脱离香江院线,出去重组一家新的院线。

不到最后关头,邹文怀是真的不希望香江院线就此解体。

他希望能够在做最后的努力,让林道秋明白,他这样做是没有好结果的。

就在此时,会议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林道秋、李茂文、方进生,三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此时林道秋的脸上挂着一副微笑,看起来他今天的心情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没想到大家来得这么早,不过还好,我没迟到。”

走到最中间的位子上坐了下来,林道秋刚一坐下,就扫了一眼邹文怀和宝少刚。

“林先生,如果有什么事就快说吧,我可没那么多的时间陪你在这里耗着。”

要不是因为这是一个关系重大的会议,宝少刚才不会亲自来参加,他完可以让史文燕负责。

“看起来宝少好像有点心急吧,不过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随了的你心愿。”

林道秋说完以后转头看了一眼李茂文。

被林道秋这么一看李茂文立刻点了点头,然后就站了起来。

“今天要谈的是两件事,第一,林先生打算给香江院线增资三亿,第二,从今天开始,香江院线的分成,将按照股份来分配。”

本来邹文怀还想着要劝一劝林道秋,让他不要那么激进,但听完李文茂的话以后,邹文怀就已经意识到,今天他们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

等到李茂文说完以后,宝少刚突然当着大家的面拍了几下手。

“林先生真是厉害,只需要这两招,就可以大大削弱我们的收益,您打算最后让我们拿到几成的分成呢?两成还是三成?”

此时嘉禾跟九龙院线加起来,能拿到67%的收入,但林道秋这么一搞,他们的收入至少要少掉一半。

这样的事情,不管放到谁的头上,都不可能会去接受的。

当宝少刚说完以后,李茂文看了看林道秋,但对方只是摇了摇头,然后他又继续说了下去。

“林先生对香江院线增值之后,他的股份将来到70%,而两位的股份,从原先的25%和20%的比例,将变成15%和10%。”

边听边笑,邹文怀觉得林道秋肯定是疯了,自己只拿到15%的分成,比之前足足少了一倍多,林道秋怎么可能会认为,自己会答应他的这种做法。

“林先生,当初香江院线之所以成立,是为了造福香江的电影市场,您这样的做法,嘉禾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邹先生都这样说了,相信林先生应该也知道我的意见了吧。”

宝少刚实在想不明白,他觉得林道秋应该很清楚,他这样做的结果,只会把嘉禾跟九龙院线推出去。

但他竟然还这样做,难不成林道秋还有什么后招不成?

“咳咳……”

咳嗽了两下,清了一下嗓子,林道秋看着邹文怀,又转头看了一眼宝少刚。

“两位,很抱歉,我是大股东,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们可以反对,但我不会理睬。”

这句话把邹文怀听得有点火冒三丈,他的眉头微微皱起,看样子就知道,此时邹文怀的心情非常的糟糕。

不过宝少刚倒是笑出声来,因为他巴不得林道秋把嘉禾逼得越狠越好。

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带着嘉禾离开香江院线,出去组一个新的院线,而这是他们在来之前就已经商量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