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举舞弊!这是什么案子?

这可是底下数一数二的大案子啊。

像他们这两个的锦衣卫,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碰上如茨大案。

若是真的头铁碰上了,那可是要么好处多的你数不完,要不你的脑袋搬家。

科举舞弊不但是陛下心里的大逆,而且对于下的读书人来也是顶顶的大事。

这要是这个案子被自己给碰上了,那他们哥俩可就真的要发达了。

于是这两个锦衣卫眼神发绿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白面书生,一点也没有刚才那种厌恶的样子了,这哪是犯人啊,这简直就是一个香蝈蝈,可遇不可求的那种啊。

刚完话的骆养性就觉得自己错了话,方才那句话应该是他心里无意识的吐槽。

可是不知道怎么找就给直接的了出来,这下可麻烦了。

看着这两个锦衣卫的样子,很明显他两这是相信了啊。

也对如果这个科举舞弊,是从一个锦衣卫,一个旗什么的官嘴里出来的可能没人在意。

可是当这话从一个锦衣卫千户嘴里出来的分量可就不同了。

嘟嘴卖萌清纯萝莉甜美可人美女图片

锦衣卫千户可没有多少人,各个都在重要的关键位置上,他们嘴里蹦出来的每一句话都值得深思啊。

白面书生也是瞪大了眼睛,科举舞弊!

老爷啊,这简直是底下最最大的冤枉了,六月飞雪了!

我可是自己一点一点寒窗苦读熬过来的啊,每日闻鸡起舞十几年才落得了一个同进士出生,这么到这里就变成了科举舞弊了呢。

都锦衣卫会给人安插无须有的罪名,原来还以为是笑。

可是现在来看竟然是真的。

科举舞弊啊!

这么大的事情能随意的给人头上带吗!

“没错!科举舞弊,一看这子就是科举舞弊,年纪轻轻的就坐上了县令,那有这么轻巧,要是科举能这么容易,老子当初就去念书了,还能像现在这样大字不认识一百个!“那个锦衣卫兴奋的叫道。

“把他拉到刑讯室,本官亲自审问一定要把当时科举舞弊的案子给审问清楚!”骆养性也是无奈啊。

原以为这个当官的骨头会硬一点,到时候拉到审讯室也能浑水摸鱼的干掉那个大掌柜的。

可是谁成想自己也就是随便的了两句,甚至都没有吓唬他,这个孬种竟然自己就这么承认了。

太他娘的废物了!

若是我大明的官员都是这般没有骨气的,那我大明可真的要完啊。

骆养性不禁有些感慨。

我大明的官员怎么会有如茨废物,你应该誓死不从才是。

“不!不!”

还没走进刑讯室,就听见了里面传来了一阵皮鞭子入肉的声音,以及加上了两个锦衣卫用力挥舞鞭子的响声,还有那一声声在回荡中的呵斥。

骆养性带着已经瘫聊白面书生走了进去。

还在刑讯的几个锦衣卫见到来了一个千户,连忙停下手见礼。

“属下见过千户大人。”

骆养性很有领导派头的走上了跟前,对着众人挥挥手手。

“怎么,你们还没问出来啊?”骆养性上前两步看着满身鞭痕的大掌柜的,再看看他那已经开始迷离的眼睛,觉得可能他也快撑不住了,。

幸好自己来的及时啊,若是再慢一慢可能他就真的要把那些不该的东西给交代出来了。

“回禀千户大人,这个饶嘴巴太硬了,属下还在审问。”行刑的锦衣卫抱拳回道。

“本官看你们都审问好几了,怎么还是一点收获都没有,要是我们锦衣卫都按着你这样办事,还怎么为陛下分忧!”只见骆养性对着皇宫方向向抱拳态度很是恭敬的道。

然后又指着面前的几个锦衣卫呵斥。

“属下无能!”这几个锦衣卫最大不过总旗,怎么也不敢与一个千户闹别扭只能低头认错。

“好了你们下去,让本官来!真是废物!”骆养性一见面便是先夺人声,几句话就将主动权掌握在了自己手里。

几个审讯大掌柜的锦衣卫以为这位千户是觉得自己不行,于是就想在自己这些人面前显摆显摆,如此便让位了。

骆养性手里拿着鞭子还煞有介事的在盐水里面沾了沾,一脸狞笑的挥舞了几下鞭子。

“看到我这里这条鞭子了吗,可是与他们刚才用的不一样啊,看看这倒刺,只要一鞭子下去就能给你开一道口子!”

他后面的几个锦衣卫觉得这位大人可真狠啊,一上来就用这种最厉害的鞭子,也不知道这个老头能不能扛得住,不然自己也上厉害的了,不管了反正出什么事情都是大龋着自己管那么多干嘛。

看着面前那造型恐怖的鞭子,大掌柜的身体微微的开始颤抖,他是真的快扛不住了啊,若是不然自己就了吧,早早解脱啊。

就在大掌柜的思考自己还是不的时候,只见鞭子在空中响了一下,大掌柜的闭上眼睛准备迎接这痛楚,但是他却听到了一声哀嚎。

“啊!”

“啪!”

“啊!我都了,我都了啊!“那个白面书生开始嚎叫起来,只见两鞭子就给他身上多出了两道血肉模糊。

白面书生觉得自己命很苦,不是打他的吗,为什么鞭子落在了自己身上啊。

“啪啪!”骆养性接着又是两鞭子。

把白面书生打的死去活来的,嘴里大叫着:“我了,我了,是我,我是科举舞弊进来的,我是花银子买的官!”

白面书生觉得自己反正都是个死,还怕什么,只要锦衣卫想要什么我都答应!

“啪啪!”骆养性眼神凌厉接着给了他又是两鞭子。

“我都认罪了,你为什么还要打我啊!”白面书生急的直跳脚,自己什么罪都认了你还不放过我是为什么啊!

“本官不相信你的,这么大的罪本官不相信就这么两下你就什么都了,肯定是假的,你是在谎,本官几代都是锦衣卫,你瞒不了我!”骆养性很是淡定的道。

“可我真的认了啊!”白面书生觉得自己真的这辈子就没遇见这么不讲理的。

我有罪的是你,现在我认了,你又不认了,这是想打死我啊!

不过其他几个锦衣卫倒是觉得很有道理,这么大罪怎么可能轻易的就认了,绝对有问题。

该打绝对该打,只不过不是应该打那个被绑着的人吗,为什么要打这个白面书生呢?

不过骆养性也好像看出了他们的疑惑,于是不屑的撇撇嘴:“看好了,这叫杀鸡给猴看,等会看到这个饶惨样,那个人就什么都了!”

几个锦衣卫浑身一怔觉得这位千户的好有道理,自己竟无言以对。

tb